江周【狩猎进行中】

    可能对周泽楷来说,他与江波涛最大的美好回忆便是沉默,从他略带棕褐色的澄澈里望见自己无声的言语。而这双眸子也成为江波涛与他之间难舍的羁绊。

    江波涛一直到表白后才真正摆脱自己脑内臆想的无数个悲惨凄凉而与无地回旋的结局不过是虚惊一场,他冷静地思考着周泽楷闪烁的眼睛,终于捕捉到他们之间原来是真正萌生过一种丘比特小天使的玩笑,于是乎喜悦与激动层层发酵,膨胀,把这颗小脏小脏的心塞到快容不下战术了,但江波涛终归是江波涛,在脑内狂欢后把心一点点拉回来——嗯,今天和小周吃点什么呢?即便是这样理智的人,恋爱依旧是会降低智商的对吧

    

    他把百度外卖上偷偷收藏过的店家一个个点过去,嗯,这个评价不够,这个太远,等他一个个斟酌过去,等待外卖小哥的时候,歪着头玩手机的周泽楷已经靠着他眯着眼睛了,他万分痛惜地注视着自己放在掌心里的恋人,嗯,比起晚饭,小周更重要一点。

    或许周泽楷对于江波涛来说,周泽楷像是猎豹一样的存在,沉默着,蓄势待发,但大多数时候他还是像一只慵懒的波斯猫一样的,垂着眸子,窝在他的身上,而此时正是归类到大多数时候的那一种,渐长了的头发一点一点撩他的脸,均匀的鼻息热烘烘地洒在脖颈上,他机械地把头缓缓地扭过去,望着那张脸——自己一定是被迷惑了。

    灯光温凉温凉地洒在身上,两个人像是被那样温暖的鹅黄色濡染了,在夜色里勾勒出轮廓。

    在江波涛 偷偷打量着自家恋人是怎样的单纯美好的同时,周泽楷一点也没有他想象中的纯良温驯,他之所以惊慌失措地答应他完全是那时蒙圈的表情和惊慌失措实在没有什么太大区别——但唯一的不同点应该是告白被抢先的愤愤不平,只可惜,瞬间陷入爱情海里的江波涛没有察觉到这一丝丝变化,真是浪费了他那颗玲珑心喏。

    此时任由江波涛搂着肩,装睡纯属是玩手机累了小眯上一会儿,大概是对夜宵的不满驱使着,他干脆眯着眼哼哼地说些梦话,江波涛好奇地凑上去听他的呓语,被一把扣住脸,含住了唇。啊,真好,上钩了!

    意料之外的粗暴让这个温文尔雅的江波涛瞪大了眼睛盯着周泽楷,他满脸的不可能被周泽楷满是狡黠的眼睛装了个遍,周泽楷快意地笑起来,嘴角扬得极高。

    两人都技艺生涩,亲得满脸通红,像是一对煮熟了的大虾子呼哧呼哧地喘着气,真是该死,自作多情地在楼下等外卖。江波涛在心里把自己狠狠地数落了一遍,等外卖到了,把外卖小哥碎尸一百遍。

    这回轮到江波涛沉默了,他打死也想不到周泽楷这厮竟然 真的像饿狼一样处心积虑地等了小半个晚上,也不睡死过去,这家伙!周泽楷的眼里映着星屑样地扑闪着光。

    “江,早安”周泽楷揉揉眼睛,硬是要把弄人的把戏进行到底,“吻”江波涛被他无辜的眼神激得气不打一出来,任着性子把人锢进怀里,霸道地盖下唇去,周泽楷翻了个白眼,仗着身长压下去,腿牢牢地把人定在长椅上,江波涛自知错失了良机,只好干愣愣地杵着,自暴自弃地把恋人的脸在脸上一遍遍描摹。

    ‘’啵“”柔软只在唇上停留了片刻“江。”冰凉的脸被温热的手捂住“外卖好慢。”他又软下声来,长久地凝视着他。周泽楷见江波涛出神地望着某个角落,嗯,江在看什么呢!

    其实江波涛是傻了眼了,他的外卖点到了轮回,现在大概是他要被外卖小哥碎尸百遍了。惆怅地江波涛望着天想着,那今天还是吃面好了。

    忧伤的江周小情侣,在寒冬的风里,寂寥地想着今晚的面条改下点什么料。

评论(2)
热度(5)
© 岚岚岚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