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周】孤之有皮皮,犹鱼之有水也

    或许对于江波涛来说,秋天的确说是个多事的季节,比如说——有毒的周泽楷。入秋没多久,轮回就被周泽楷的仇化学论席卷了,从杜明的护手霜开始,到方明华的发胶一直到轮回清洁工大妈的空气清新剂都被拉进了批斗名单里。

    不过这还不算什么大事,周泽楷本就随意的穿衣风格,最近又有了质的飞跃,竟然开始有自我意识了。这本来是个可喜可贺的事情,不过事态似乎朝着可怕的方向发展了——从抓到什么穿什么演变成了什么长就穿什么。大衣只要遮得住手的,围巾只要能绕三圈的,连运动鞋都通通被淘汰,只留下一堆稀奇古怪的靴子。原本还能仗着颜值在人群里撑起君莫笑式的衣服,这下好了,彻头彻尾一个偷窥变态狂了。

    忧伤的轮回队友们纷纷向江波涛反应近日惨淡的遭遇。“副队,你该好好管管周队了!他最近老是翘训练啊!”“是啊副队,你要加油,治好周队的毛病!”江波涛强忍下给自己队友一人一个      的欲望,从黑化了的脸上挤出一个扭曲的微笑:“好,我知道了,现在,都去睡觉吧。”他慢慢地转过身去,无视墙角边穿着公鸡睡衣和病号服的杜明和方明华。“嘎吱”江波涛揉了揉脑袋——这群听墙角的混蛋。
  
     “小周?”浴室亮着光,却没有声响。见没有回应,“小周,在?”回应的依旧只有沉默。江无奈地从浴室前挪开,小周虽然沉默,但不是冷漠的人。

      身体渐渐陷入大床,突然“哗哗”的水声响起,似乎点燃了什么神经。江波涛“倏”地坐起来,“小周,洗完了以后早点睡。”这一次终于等到了需要的答案“嗯。”带着雾气的声音从浴室里氤氲出来。

       这次他终于能够安心的躺下,小周还是小周,他只是懒得。江波涛把被子一点点裹好,柔软的质感把四肢包围住,这应该说一天之中最惬意的时候,目光在天花板上不断游离,最后慢慢消散,沉入寂静的夜,然而久久在他脑海里萦绕的念头便在此时生根发芽了。

       究竟是自我的认知导致自己一心的相信自已对于小周的重要性,还是真的,真的有这么重要,是懒于应付么?还是……如果是,又是什么时候开始真的变得无话可说的?沉睡了的江波涛此时已忘却了几日前困扰着自己的思绪,沉默引起的无边思绪。

        不过一切的根源处,此时正瘫倒在浴室里,他毕生从未如此尴尬,下身被粘稠的液体牢牢包裹,仿佛与空气隔绝,双腿无力地分开,水流顺着白皙的肌肤滚落下来,体内难耐的燥热涌上来,周泽楷暗自庆幸起来,江波涛并没有过多的过问。

         肌肤上燎原之火样的灼烧感蔓延开,真是该死。他素来不是有过多情感表达的人,此时脸上却是极为委屈的样子,深邃的墨瞳里印着流动的星屑,仿若要滴出水来。真该死,没有早早开始预防这该死的,该死的!

         好在江波涛入梦后猪一样的死沉,不然他必然会被整夜的水声惊醒,把周泽楷从浴室里捞出来。狠狠地揍他一顿,不对,应该不会狠狠。

           周泽楷真正从异常状态里挣脱出的时候,大约是上午3点左右了,他只围了一小圈的毛巾,准确的说是悬着,不接触皮肤的那种。草草地穿上衣服坐上床边的时候,江波涛刚好侧过身,他莫名地躲闪了一下,好在好在没有痕迹。

            手机的亮光照出他憔悴的脸,手指滑动屏幕,慢吞吞地点开淘宝,拉了一款浴缸,购买,不久订单成功。他长舒一口气,倒在床上,睡了。呐,无眠的夜晚已经过去了,现在是新的一天了。

   

评论(2)
热度(12)
© 岚岚岚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