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江周】影先生的歌07

 如果不是组织给出的信息。要不江波涛也永远也想不到一个这样的男生会这样喜欢咖啡厅。即便跟随着手机的,江波涛仍然费了不少周折,穿过狭窄的小巷子,穿过热闹的街区,最后到达目的地的他,有些难以置信。

    

    亮色的红漆和宽敞的庭院,仔细裁剪过的蔷薇花探出一角,高矮不一的木篱笆毫无规律的摆放着,虽称不上精致但足以看出栽种者的用心。推开宽大的玻璃门,各色的晴天娃娃“叮叮”地响,耳边是软绵绵地声音
“喵呜~喵呜~”没在意脚下的江波涛吓了一跳,糯白色的猫咪扒拉着他的裤脚发出细软的叫声。

    “嗯,欢迎光临!”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孩子落落大方地微微鞠躬,俯身把猫仔小心地抱起。“嗯……这不是蛋糕店吗?”略显尴尬江波涛把手背在身后,又有几只小猫扑上来,好奇地围绕着他。

    天啊——我有猫毛过敏!“啊…它的前身的确是蛋糕店,但是老板养了两只猫,后来一直邀一只,就很多猫咪了,先请进吧!”缓缓向内屋走去,各种花色的猫咪慵懒地倚在窗台的软垫上,发出细微地“喵喵喵”声
有小只的猫仔在软垫上打着滚。

    “你是第一次来吧?第一次看见这么多小家伙,总会有些紧张,不如就坐前面吧。这里猫咪不常来玩,除了……”女孩子示意他向窗边看,果不其然——一只黑猫窝在长凳上,“那是黑伯爵,不过他不粘人,您不用担心。”猫咪的边上坐着一个男人,看身形,不用猜,也知道是周泽楷。

      或许是好奇心作祟,江波涛悄悄的坐在了周泽楷的斜对面,仔细的观察着这个——难以接近的人,其中带着浓醇的咖啡气息,让人迷醉,这大概是联盟最奇怪的任务流程了,要制影人亲自来收集麻烦的材料,真是……不过大多数高级制作影人常会使用亲自收集材料,这样才能保证影子的契合度。

 

     迫于形势的无奈和上级的压迫,江波涛被迫成了一个“变态跟踪狂”“嗯…下周”好在这家咖啡厅,是舒缓的轻音乐,作为背景音乐的,前排安静的很,这几个轻轻的字语,一个不差的落进了江波涛的耳朵里。他小心翼翼地偏着头观望着周泽楷,隐约能看到桌上一叠白纸随意地涂鸦,一只黑猫懒洋洋的趴在他的腿边,发出惬意的声音。

 

     棕色的菱格桌布上摆着一只咖啡杯,小盘子里摆着小个的曲奇,修长的手指捻起一枚饼干,递给身旁的黑猫。一般自闭的人不都该养只狗吗?江波涛撇撇嘴,在报告单上写上了今天的行程表。

    “抱歉,怠慢您了 !”女孩子甜美的笑容突然在眼前出现,“我们的特色,是猫咪咖啡,今天的主打甜点是提拉米苏,请问要点什么呢?”菜单利落地摊开,见江波涛没有回过神来,浅笑道“那个男孩子真的是很吸引人呢!”想到自己似乎有些失礼了,江波涛忙把头转了回来“嗯?怎么说?”

    “帅还需要理由?”女孩子咯咯地笑起来,要不是他,您的位置上可是有很多猫的。哎,长得帅真是个好理由,江波涛暗自腹诽着。

    “这个猫咪拉花很特别呢!”看着图上黑黢黢的一团,江波涛忍不住笑出了声,“这个是本店吉祥物的拉花”女孩子也笑了,“那就猫咪咖啡吧!”我是注意到江波涛仍有心事,女孩子很识趣的退开了“好的,一杯猫咪咖啡。”江波涛点了点头,手指无意识地敲击着桌面。

      服务员接过周泽楷递来的咖啡杯和小盘的饼干,“味道怎么样??”江波涛的桌上也有这样一碟小饼干,猫咪形状的小饼干,巧克力的内蕊微苦,吃起来很不错。“好苦……”饼干递给女孩子,示意她也尝一尝“嗯,我已经偷吃很多了,这倒是提醒我,您不喜欢苦味啊…”

     “嗯…”周泽楷点点头,“习惯真是难改呢!”女孩子笑着收起饼干“您的意见我会反馈给糕点师的,不过,新糕点师的蛋糕还合口味吗?”

     “新糕点师?”银质的汤勺被架在杯子上,小猫咪跳上桌来,把银勺敲地叮“咚叮咚”响“是啊,原来的糕点师去谈恋爱了,哎…春天来啦!”女孩子打趣道,笑眯眯的离开了。

      周泽楷猛地转过头来,波涛的目光撞了个满怀。啊,这下不得不暴露了呢。看着他眼睛里充斥着迷茫“江……”又似是领悟般冒出了一个字只可惜又没了下文。所以说记得我的,你这是有多难啊!江波涛对这个奇怪的摄影师表示不满“嗯。江、波、涛。波涛汹涌的波、涛。”特意把名字这样顿开说,真是有些幼稚了。

      周泽楷对此倒是没什么意见,自己小声嘀咕着“嗯…就是很多水啊!”似乎还在困扰之前的问题。

      "小周喜欢猫呀?”啧啧,即使是新人,这种搭讪水平实在是有点……生硬的话题转移啊。江波涛谨慎地发问。

“嗯,很乖”周泽楷伸出紧握的左拳,放在黑猫的面前,一下子吸引了好奇心爆棚的“黑伯爵”,琥珀色的瞳孔紧紧地盯着周泽楷“喵呜~~”周泽楷很快地翻过手里, 白皙而又修长的手指缓缓打开,里面是几枚小小的鱼形饼干,“黑伯爵”迫不及待地伸出爪子去够“喵呜~~”周泽楷轻轻把手收回跟前“不好吃……”小枚的饼干很快被扫荡干净,“黑伯爵”心满意足地舔着爪子。

  “她很乖”周泽楷望了望江波涛,眸子里深沉的墨色里似乎浸染了阳光,好看的过分。“嗯……很……很漂亮……”江波涛有些尴尬,周泽楷的眸子实在让人说不出话来,一向巧舌如簧的他也有打结的时候。”的……的猫”或许“黑伯爵”也能感受到这种并不由衷的赞美,在周泽楷的身旁不开心的打起嗝来,”黑伯爵”的眼睛眯成了一条长线,柔软的皮毛轻蹭着周泽楷。

   这种气氛就实在有些尴尬了呢,江波涛愣愣地杵在那里,啊啊啊江波涛你可是社交小王子啊,灿如莲花和巧舌如簧这时候跑那里去啦!他简直要抓狂了,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哽着,是要看猫咪和美男玩戏图吗?周泽楷或许是没有注意到江波涛,一心逗弄着猫咪,左手上精致的戒指引起了猫咪的好奇,小爪子一下一下试探着周泽楷。

  “江……”双手上各异的两枚戒指一下子把猫咪的嬉性全给勾了出来,这样夺目的戒指不像是周泽楷的风格啊——他的装修非常内敛而简洁啊,江波涛的目光也被这两枚独特的戒指所吸引,的确,这样一个出门十分小心的人,戴这样华丽而耀眼的戒指十分异常。

    或许是沉思的过头了,“江……”他无奈中向江波涛求助。“诶……”突然反应过来的江波涛,这应该也算是拉近路人甲与主角之间距离的方式吧。吃不消了的周泽楷窘迫极了,对待猫——就怕这样。江波涛迅速起身,伸手要去抱猫——等等,我好像有猫毛过敏!

    然而等他想起来的时候,黑猫已经被自己接了过去,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猫咪四肢腾空,发出凄厉的叫声“喵呜,喵呜!”周泽楷趁机摘下戒指,虽然潜意思里告诉他——千万不要摘下戒指。

    嘈杂的声响引来了服务生,“啊呀,黑伯爵,真是抱歉啊!”她利索地抱过猫咪,不停安抚着暴躁的猫“黑伯爵真是……给你们惹麻烦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江波涛的手臂上被抓出几道红痕,显得格外的狼狈。好在猫咪的爪子都经过修剪,不然此时一定是血肉模糊了。“要去医院么?”江波涛摆摆手“还好还好,没抓破没抓破。”啧啧,要是再去医院打个针,这个月就没多少伙食费了。女孩子又仔细检查了一遍,还是坚持要用酒精杀一遍毒,匆匆跑开了。

      沉默的气氛不断蔓延,天啊,怎么这么尴尬!尴尬的只有呼吸声了啊。两人之间没有话语,只有一对明眸与另一对明眸长久地凝视”为什么?”为什么没有说话,就毫不犹豫地伸出手,把所有没有意料到的事情全部做到?这些话在周泽楷的心上不断翻滚,最后只剩下三个字——为什么。

江波涛略带难色“所以,小周你是要问我为什么?”周泽楷有些发愣,嗯?明明只说了三个字不是么。“哈哈,我们不是朋友了吗?电梯里你都让我叫你小周了。”爽朗的笑声似乎解决了什么难以打开的问题,“那么狼狈的样子都被你看到了”江波涛摆摆手,不敢对上周泽楷直勾勾的眼睛,实在是盯得江波涛浑身发毛,不是真的发毛……吧。

“你过敏了。”哎,刚刚不是记得自己有过敏的吗?江波涛真是一看到猫就会打乱阵脚的人啊。所以怎么办……两个人都蒙了,“对不起,江。”周泽楷竟然像个做错事了的小孩子,眼神躲闪着说道。那些红红的小疹子好像成了他的罪证

“没事,不全是你的错”等等啊,受害者明明是我啊,啧啧,这都是职业通病,通病。就是当初被那个什么“潜行于黑暗中的使者,隐秘的魔法师”都是假广告!

 “真是痒死了……”看着江波涛近乎便秘的样子,周泽楷有些于心不忍。“这么痒?”可怜的江波涛死死地握住手“真是想笑就笑好不好。”他要抓狂了,不断把逃出来的手指一根根再塞回去,赚个年终奖真辛苦。周泽楷这下不忍了,笑得灿烂极了。“小周,你笑得有点过分啊”可怜的受害者已经快歇斯底里了,他的水几乎要被蒸干了,从头顶升起一缕缕怒气。

  “吃蛋糕?”周泽楷站起身来,见江波涛没反应过来,指了指他的手。原来是洗手——江波涛在这一刻才明白,为什么战队都不接周泽楷的单了,主席,请问你们调查他真的是细致的调查了么,我怀疑周泽楷是外星人。

    我们的主角江波涛应该永远也忘不了这一天吧,不过这都还算顺利的啦……


   奉上更新,希望多多评价,多多指出不足

 

 

 

    

    

 


评论
热度(9)
© 岚岚岚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