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周江〗影先生的歌01

          南方的雨季没有规律可言,昨日晴空,今日暴雨这些都是说不准的事,尤其是春季-----江波涛很好地体验了一回瓢泼大雨。

          即使在茂密的榕树下,也免不了被淋湿的结果,随着雨点越来越大,将头顶上的树叶簌簌打落,被动的江波涛再也忍不住了,一把迈开腿,小步跑了起来:啊,怎么能住在这么偏的地方呢。真是难以理解啊。

       
           雨点毫不留情地砸在脸上,放肆地蹿入脖颈,激得江波涛直打寒战:"太背了吧,怎么会在这么恶劣的天气搬家啊。"雨打后的石板光滑极了,大步跨上竟一脚摔了出去:这下真要完。这一刻似乎便能预见结局了啊。江波涛自暴自弃地想着。

        
           却未预料到一旁伸出的手:太好了!可是-----结局还是如他最初所料到的那样------狼狈地摔在泥坑里,伸手的黑色身影无奈地望着他,一幅白色的口罩将脸遮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对极好看的眸子,那人手里正拎着他的袋子,黑色的立领风衣下发出冷冷地声音:"好笨。"

          宽松的袖子下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从口袋里抽出一包湿纸巾来,快速撕开递给了江波涛。阴雨季节难得烘干的外套就这么泡了水,虽然对方极力忍着不笑出来,但那细微的肌肉变化还是逃不过他的眼睛。即便如此江波涛仍然微笑着说了声谢谢,只不过那笑是咬着牙咧开嘴的那种:粗糙的石板似乎蹭破了江波涛的膝盖。

      
 
          但是至少在这么糟糕的天气还没有弹尽粮绝不是么?他伸手去接那人手里的袋子,却被躲开。"手。"

         

           还是那样言简意赅的回答啊,刚刚没能用手撑住地板?竟然是这样啊,江波涛无奈地笑笑,即便如此,手心里仍划了几道红痕,真是令人费解的思维啊。

       
            碎发下的眸子静静地打量着江波涛,气氛一时有些尴尬,江波涛率先出了声:"啊,谢谢你了,我是江波涛,以后我们就是邻居啦。谢谢你刚才帮我,但是我反应比较迟钝,没能接受你的好意。"这一回眉眼中尽是笑意,再没有先前那半分滑稽。

          "抱歉。"那人低垂着头,似乎思索着什么,但很快回过神来,轻轻说道:"周泽楷,新邻居."声音里全是着雨点噼噼啪啪的声音,倒不像是新邻居的见面介绍,倒有一番旧人重识的味道了。

          
          周泽楷?江波涛眉毛轻挑,露出一幅哭笑不得的表情,啊啊,我这般狼狈全是为了你呐周小先生,哎…看在你好心帮了我的份上我就把你的影子做丑一点好了。周泽楷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笑得灿烂的新邻居在心里竟给他扎了个小人。

          "雨这么大,走吧。"江波涛指了指周泽楷身上的水渍:"对不起。"诶?这还说什么对不起?这下江波涛一点也没懂周泽楷的话。未等他反应过来,周泽楷已经利索地接过了他的包冲了出去。

          "What!"什么状况,我特么不会接了个监狱单吧,那..那不是霸图的专項么!还不容他多想,长腿就已经迈出:不是吧周泽楷同志,我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周泽楷啊。

          虽然周泽楷仗着腿长甩了江波涛一节,但最后他还是停了下来,他摆摆手:"不要伞。"倔强地摇头着。

          江波涛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高瘦的人,想的出神:为什么要把伞留个我啊?他想不通,也不会想通。

          周泽楷一把拽下口罩,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江,好快。"头发湿漉漉地耷拉在头上,没有了先前微翘的样子。他见江波涛不说话,微微偏头望着他,眼睛里乘满了疑惑。

          "啊,叫你小周好么?小周。天冷,上去吧。"江波涛指着电梯,伸手去接包和食材袋子。好在都是防水的。

          手里的黑色长伞又被挡了回来:"雨大。"周泽楷摇摇头,水珠一颗颗散落在地上。

          见周泽楷默认了称呼,江波涛稍稍放了心:"啊,不用了,我应该和你住同一栋楼。走吧,小周。"电梯的按钮已经触下,故事似乎也从这里开始了呢。
                                                                              半影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哪位好心人能告诉我怎么放链接啊?QWQ

         然火下周月考,求庇佑。
        

          

          

评论
热度(11)
© 岚岚岚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