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江】水与少年说

520小周和皮皮。一个关于爱的脑洞

我们的相守不需要什么理由。

                                                上

说来你或许不会相信,世界上除了水神以外还有很多有趣的神——比如杯神。

周泽楷第一次见到江波涛的时候,他正好升上四年级,一切都新的有趣,周妈妈给自家儿子买了一只很朴素的玻璃水杯,杯盖上印了一只很蓝的大象,她对自己的品味表示满意,大象这样喜欢喝水玩水的动物,一定会带动泽楷一起爱喝水的。好吧,虽然这个逻辑很迷,但是呢,周妈妈还真是一个很有直觉感的女人,她的预告在日后还真的灵验了。

不过我们的周泽楷就不这么想了,开学第一天,大家来来往往难免不磕磕碰碰的,这不才没一会儿就已经有两个同学的玻璃杯壮烈牺牲了,所以啊,如果没法保证好看的玻璃杯幸存下来,你还是不要折腾它了,他暗暗从抽屉里取出蓝色的杯套给自己的大蓝象加一个保护盾,慢慢地把他往中心挪进一点,真希望你能好好活着,长命百岁。

他又小心翼翼地把新书摞好,保证桌面的整洁这样“大蓝象”肯定就不会被绊倒啦,总算让他松了一口气。开学就迎来碎碎平安的话,妈妈肯定不会只是碎碎念这么简单了,还好,应该不存在的。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待这样的一天落下山时,周泽楷早就把妈妈的碎碎念给忘记了,准确地说——说把大蓝象忘记了,可怜的新水杯就这样被遗弃啦。

“泽楷,今天有趣吗?妈妈一面把菜端出来,一面说着,家长总是有这样的疑惑。

“嗯,还好”周泽楷一心只在今晚的糖醋小排上,炸得酥香的小排配上酸甜可口的酱汁,两碗饭起步,最高四碗饭。周爸爸闻香而来,迅速加入这场战役,秉承着一家遗传式的实干精神,已经吃到不想说话了好吗。一盘小排很快就见底,真是一场可怕的厮杀。

不过周妈妈突然打断了沉迷于排骨的周泽楷“诶?泽楷,你的水杯呢?”

“嗯?”

“你别告诉我你今天又没有喝水啊。”

妈妈苦恼地望着他,这一举动也迅速牵动了周爸爸,“嗯?”两人直勾勾地盯着他

开学第一天就落下东西……“在,班上”他木木地扒了两口饭,僵硬地咽下去“大概……”说实话他并没有多讨厌喝水,但是呢就是很少喝水。

其实他不喝水是没出现什么问题,但是每年的体检报告都表示“周泽楷需要大量补水,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这样的说法,家长当然担心了啊。

缺水补起来就是了,但是呢周泽楷这个问题却让家长头痛了很久——不喝水,也不爱喝汤。自家的儿子整一个北方人的生活模式,s市的饮食习惯也没有这么极端啊,怎么自家儿子就连吃馒头都不带水的呢?

“下次别忘记啊”周妈妈还是决定嘱咐一遍,毕竟自己的儿子还是听话的,如果能乖乖喝汤就更好了,虽然他们帅气的儿子平安无恙地长到了10岁,但是不喝水怎么行。

不过即使这事被妈妈一笔带过了,但是周爸周妈灼灼的目光还是让他尴尬了好一会儿。

十岁的周泽楷又一次应为喝水,苦恼了很久,但是这一次,他的苦恼不会再有了。

 

当你的爸妈发动你的小伙伴们督促你喝水,你一定会明白没有什么能够阻挡自家爸妈的疯狂。

当周一圆圆的太阳爬起来,他迎面接受了一波的攻击“周泽楷,你要记得喝水啊”“你爸爸说了你要好好喝水”“下课我们一起打水吧”

等等,向来不大爱说话的他第一次明白,原来除了约架,约饭,约厕所,还有一种叫做约水的东西!在经历了大家的轮番轰炸后,他终于招架不住了,在下午第三节课喝下了同学装好的水。

当所有的同学都争夺自己才是让自己喝水的那个人的时候,该有多尴尬,近乎崩溃的周泽楷在不断挣扎后终于逃出来“水军”的包围圈,委屈死了,爸妈也太……

于是他一个人默默地等到了放学,环顾了一周确定没人后心安理得地把水浇进了绿萝盆子里,这样的心情即使有着喜悦也多少是有些忐忑的呢。

“又是你!!这次被我逮住了吧!你这是浪费!你这是谋杀!小学生。”根正苗红的周泽楷被吓了一跳

有,有人?他急急忙忙又扫视了一回教室,嗯没有人啊。

“你每天往绿萝里倒水,根都要烂了”那个声音冷冷的,有些不客气

不过这倒是事实,周泽楷地脸蹭地涌上红色,手紧张地搅在一起,是谁啊?

“水有什么不好呢,我想喝还没有”低沉而又略带委屈的声音尽往耳朵里钻。

你怎么知道啊…周泽楷慌张地把“大蓝象”盖好,捞起书包就要往教室外逃,什么鬼啊。

“你前天把水倒在一楼绿化带那里。是吧”出了教室,那声音还是紧紧地缠绕着他,就像是一个摄像机,时刻观察着他一样。

“是我”周泽楷的脸越烧越红“别说了”,该怎么办啊,怎么还跟着自己。

“为什么不能说,你可是一个间接的罪犯,你谋杀了多少水?知道?”

“啊!”水也是可以谋杀?

“要不是你倒水的时候还留了一点在瓶子了,我看你真的已经杀死n个生命了”

生命对于谁来说都是一个严肃的问题,此时说到谋杀,换了谁都镇定不了了,况且对于周泽楷来说生命应该还是停留在可视运动的生物上的。

“你懂了吧,现在还不喝水吗?”他手里的杯子剧烈地震动起来,原来说话的竟然是自己的“大蓝象”

这是多可怕的事情啊,他的头甩地很快。

“好,那我们说好咯,等你喝完一万吨的水以后,我就不在监督你喝水咯”’大蓝象’似乎显得很满意

“不对,没有关系啊”虽然这个说法很骇人,不过他还是很清晰地明白这是两件事情的。

没想到这么不好糊弄啊,杯神真的不好当啊,实在编不下去了。不久是编吗,江波涛,你行的,“大蓝象”江波涛在心里给自己加了吧油。

“坦白说,就是你喝完一万吨水以后,你就算对得起那些水了,表明了你改过自新的态度,从此我就不用看着你了,划算的”

哦,这就是检讨性质嘛,周泽楷心里默默想了想,挺划算的累。

“那讲好了,我看你笑了”

“那你呢?”

“我?在你喝完水之前监督你啊。”这是第一个问起他的人呢,突然好感动啊。

“那大蓝象就会一直在?”

“可以这么说”我是杯神,杯神,不是大蓝象,是江波涛,懂吗?周泽楷。”

“好,大蓝象”

清瘦的影子被夕阳拉得很长,那是一个很可爱的少年抱着自己的水杯在往前走

“看好我啊,别摔碎了”

“嗯”

 

                                                        下

从那时起,周泽楷竟沉迷于喝水无法自拔,大约那个年纪的孩子都是执著的小天使吧。江波涛有时候撑着腮帮子看周泽楷喝水的样子,堪比喝药,难为情地说“别喝了吧……”



周小天使浮肿的眼睛眨了眨“喝”



即便如此,这张英俊的脸,浮肿也还是好看



周泽楷每天都要问一句话,那就是“今天我喝了多少水”江波涛日复一日地对周泽楷这句急于求成的话哭笑不得,江波涛也不心急,慢慢悠悠地把毫升数一个一个吐出来“别急”



其实他给周泽楷的那个所谓的目标,还真有点难,也不是今天多一点,明天就能马上做到的小目标。想想那个生命的忽悠命题,江波涛自己倒是不好意思起来了。



时间就是在日子里一点一点淌过去的,在吃一个苹果,喝一杯水的间隙里,噌地跑走了,可是看着水越喝越多,周泽楷突然有点不大想实现这个目标了,与坚持无关,他想到有个唠唠叨叨地水神在身边,还是挺好的呢。“周泽楷,别睡别睡”“这道题在第64页诶”“得了,你上课睡觉我没注意到”从搅黄他和周公会面开始,江波涛简直就是班主任派来的卧底啊,连作业都看……虽然这样的日子挺,挺充实的,想到这里,似乎怎么也离不开这个“麻烦”的水神了,他好像一个影子一样,总是安静地看着他。



“哎,小周大了,话变少咯”某天,江大水神打趣道,是啊,小周的话倒是越来越少了。



“没有”周泽楷在灯下刷刷刷地干翻数学小怪,哪有心情和江波涛唠嗑,但是,更多的还是不敢开口。



沉默不是因为无趣,而是害怕开口后,无话可说的尴尬,这样的话不如一开始就沉默。



夜间他照例啃一个苹果,一边吃一边看单词,如今的周泽楷已经成长为水分掠夺者,根本不用江波涛再唠叨半句话。



“江波涛,你们杯神都做什么啊?”江波涛愣住了,诶,今儿石头开花啦。



“就监督你们这种熊孩子啊,不喝水,就让你们喝水呗”他毫无底线地继续满嘴跑火车。



“太无聊了吧”周泽楷撇撇嘴,那还是别做杯神的好,后半句他连同苹果一同咽了下去,不敢说出来。



“你想你当初浪费水也和无聊,还很幼稚呢”江波涛笑笑,心情莫名地好。



“嗯”想想倒也是,习惯了那股味道,也没什么了。



“我要是你,不知道有多好”突然这么一句老气横秋的话,说得周泽楷很少蒙圈,啊?不过,凡人怎么能理解神的烦恼呢,是吧。



就这样不尴不尬地结束了话题,周泽楷继续啃他的苹果,苹果的水分很足,就是那种不软不硬的口感,让人很不爽利,这让周泽楷连看题目的速度都变快了,以往这个时候,江波涛会有一句没一句地帮他看看作业,再整理自己的数据,这是他们难得的交谈时间,不过最近,少了机会,也少了时间,就连江波涛张嘴都好像有死一般地寂静渲染过,声音里带着沉沉的疲倦感。



“江,在吗”周泽楷照例把果核肢解,留下种子来。



“嗯”这个回答倒像是周泽楷。



“病了?”



“杯神是不生病的,小周”江波涛的声音小了许多,近乎耳语的分贝。



“没什么,你看我今天不还是和你好好说话吗”他不知道怎么敷衍周泽楷,明明这个男孩子是看不见他的,可是一旦对上那深墨样的眸子,便好像被牢牢地锢住了一样,再说不出理由了,或许他真的是天使吧,一箭穿心的小天使。



“骗人的”周泽楷有点生气,上一次江波涛这么虚弱已经是去年的事情了,那个时候也是这么含糊地回答。



“怎么会……”他心虚地吐出几个字来,觉得实属无力又张口要掩饰“骗你什么呢?”最近小水神的出勤率下降得厉害,失踪人口数有上升得迅速,若是那个什么集体请假的理由搪塞,怕是不会好过,新晋为2级神的他,又得忙实习生的事情,啧啧,真的头有两个大啊。



“你要走了,是不是?”或许周泽楷就是有这样强烈的直觉,总能轻易看穿他的谎话,一枪入魂,打得他猝不及防。周泽楷终于问出来了,他长久的沉默,长久地抑制内心那个日趋疯长的疑问,但是没有用,他们反而愈发茂盛了“说真话。”



“小周”江波涛踌躇了,说什么,要哪句真话呢?是告诉周泽楷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杯神,他不过是个走错传送点的可怜小水神?实习的那种,不监督小孩子也不担负什么惩罚者的职务,他的任务是保证水的正常循环,哇,说哪句真话啊,从一开始就骗了他,接二连三的谎再怎么圆呢?江波涛你怎么撒谎啊,他内心近乎抓狂。



果然,一开始就不要说的,周泽楷突然不执著于那个答案了,神那么忙,怎么可能一直陪你嘛。



“我知道了”周泽楷转身离去,是少有的落寞,或许吧,这样的结局也还算过得去。



又陷入了那个可怕的寂静轮回里去了……



“江波涛,恭喜你啊,你被贺武录取了,以后你就不再是实习水神啦,你可以自行选择了。”面试官笑眯眯地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



“不了,还是做水神好”面试官一脸疑惑“换系表你可是递交了十二次呐,终于有机会了啊,你怎么”



江波涛抬起头,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来“还是做水神开心,您知道的,开心最重要嘛”



“那,祝你好运!”


评论
热度(29)
© 岚岚岚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