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与少年说 (上) 周江

520小周和皮皮。一个关于爱的脑洞

我们的相守不需要什么理由。

说来你或许不会相信,世界上除了水神以外还有很多有趣的神——比如杯神。

周泽楷第一次见到江波涛的时候,他正好升上四年级,一切都新的有趣,周妈妈给自家儿子买了一只很朴素的玻璃水杯,杯盖上印了一只很蓝的大象,她对自己的品味表示满意,大象这样喜欢喝水玩水的动物,一定会带动泽楷一起爱喝水的。好吧,虽然这个逻辑很迷,但是呢,周妈妈还真是一个很有直觉感的女人,她的预告在日后还真的灵验了。

不过我们的周泽楷就不这么想了,开学第一天,大家来来往往难免不磕磕碰碰的,这不才没一会儿就已经有两个同学的玻璃杯壮烈牺牲了,所以啊,如果没法保证好看的玻...

江周【我的圣诞礼物竟然是煤气小精灵】下

          脸部从清醒后就开始隐隐作痛,周泽楷的荒火好在还是初级阶段,还算轻微的烧伤不久后便能愈合,但是江波涛受伤的心大概不是打上周泽楷一顿就能解决的了。即便——小精灵无辜的大眼睛很是打动人。   

         “江………”这时候的周泽楷就差在脸上刺乖巧了,那一身奇奇怪怪的长风衣都被弄短了一大截,衣服上火烧的痕迹还清晰可见,这小家伙尽做一些让人无话可说的事情。    ...

火火因为学校原因本周的更新来不及上传,希望各位多多原谅。

                     by亲友大黑

江周 【我的圣诞礼物竟然是煤球小精灵】上

    

      圣诞节到来之际,江波涛收到了一份来自学院的优秀生礼物——一个纯黑色的木匣,盒面上用金粉描绘出奇妙的巨大星图,这种弹触式的法阵往往用来储存一些重要的文件,不过弹出的羊皮卷上用拉丁文洋洋洒洒地写了慢慢两卷,二年级生的江波涛只好对着这堆鬼画符干瞪眼——要知道,魔剑士的拉丁文学习要比其他院系迟上一个学期。

        好在有精通拉丁文的学长鼎力相助,不然他打死也想不出打开这个匣子要先在上面均匀地涂抹蜂蜜,接着撒上五种不同色彩...

江周【狩猎进行中】

    可能对周泽楷来说,他与江波涛最大的美好回忆便是沉默,从他略带棕褐色的澄澈里望见自己无声的言语。而这双眸子也成为江波涛与他之间难舍的羁绊。

    江波涛一直到表白后才真正摆脱自己脑内臆想的无数个悲惨凄凉而与无地回旋的结局不过是虚惊一场,他冷静地思考着周泽楷闪烁的眼睛,终于捕捉到他们之间原来是真正萌生过一种丘比特小天使的玩笑,于是乎喜悦与激动层层发酵,膨胀,把这颗小脏小脏的心塞到快容不下战术了,但江波涛终归是江波涛,在脑内狂欢后把心一点点拉回来——嗯,今天和小周吃点什么呢?即便是这样理智的人,恋爱依旧是会降...

【江周】孤之有皮皮,犹鱼之有水也

    或许对于江波涛来说,秋天的确说是个多事的季节,比如说——有毒的周泽楷。入秋没多久,轮回就被周泽楷的仇化学论席卷了,从杜明的护手霜开始,到方明华的发胶一直到轮回清洁工大妈的空气清新剂都被拉进了批斗名单里。

    不过这还不算什么大事,周泽楷本就随意的穿衣风格,最近又有了质的飞跃,竟然开始有自我意识了。这本来是个可喜可贺的事情,不过事态似乎朝着可怕的方向发展了——从抓到什么穿什么演变成了什么长就穿什么。大衣只要遮得住手的,围巾只要能绕三圈的,连运动鞋都通通被淘汰,只留下一堆稀奇古怪的靴子。原本还能仗着颜值在人群里撑起君莫笑式的...

【周江周】诶诶!前面那个,给我举起手来!

      不知是沉寂了许久的眠蝉的梦呓声,还是潜行在黑夜里的獗鼠的磨牙声,细小的声音如影般尾随着不断向前行走的他。周泽楷疑惑地转过身,眉间带着鄙夷:“没人?”手中的塑料袋与长衣不断摩擦着,只可惜,映入眼帘的唯有昏黄的灯晕与角落里惊诧的小东西,或许——多心了吧。

      他静默地走进小巷,嘴唇紧紧地抿着——明明听见了另一个人呼吸声。脚步刻意放缓,手臂的幅度也随着减小,风声渐起,一双手从后背缓缓伸出,“够了。”周泽楷迅速打掉那双手,“5分钟”来人向前逼近,从阴影中显现出轮...

【周江周】影先生的歌07

 如果不是组织给出的信息。要不江波涛也永远也想不到一个这样的男生会这样喜欢咖啡厅。即便跟随着手机的,江波涛仍然费了不少周折,穿过狭窄的小巷子,穿过热闹的街区,最后到达目的地的他,有些难以置信。


    亮色的红漆和宽敞的庭院,仔细裁剪过的蔷薇花探出一角,高矮不一的木篱笆毫无规律的摆放着,虽称不上精致但足以看出栽种者的用心。推开宽大的玻璃门,各色的晴天娃娃“叮叮”地响,耳边是软绵绵地声音
“喵呜~喵呜~”没在意脚下的江波涛吓了一跳,糯白色的猫咪扒拉着他的裤脚发出细软的叫声。...


【周江周】影先生的歌06


    一路上,任凭无浪怎么说,江波涛也不再理睬他了。倘若有人能够看到无浪的实体那必然能够看见一个的玩偶大的小孩子,在江波涛的肩上窜上窜下,手上下挥舞着,嘴里叽叽呱呱的念叨着什么,然而这下,沉默成为了最有力的武器。        

 

   江波涛的沉默让无浪难以适从,毕竟江波涛的好脾气是真真让人佩服的,这一次,莫名的反常。“三三,你……生气了吗?”无浪小心翼翼地试探着,自己是不是话有点多了?江波涛面无表情地看着手机,手指在屏幕上机械地滑动着,上面是亮堂的大字——《关于...

【周江周】影先生的歌05

    若不是有星星的照耀,青灰色的影布仍阴郁得厉害,如同没睡醒的人儿一般,眼前朦胧一片,云中漾出微弱的光,呈现出淡淡的金色,微风携着初春的凉意在衣领间不断游走:“额……是不是有点早啊……。”

    江波涛眯着眼睛,几乎看不清眼前的景象,”困啊……“一股凉意令他打了个激灵。晨间露水重,湿润的海风猛地灌进肺里,难免不被低温所侵袭。”吭吭“地咳嗽声显得格外响亮——在这个还没有准备好迎接阳光的早晨里。

  

   海灯下,汹涌的潮水从地平线那一端不断涌来,柔和的光线吸引着潮水不断撞击着岸边。“...

1 | 2
© 岚岚岚桑! / Powered by LOFTER